火星财经 | 中国有自己的类Libra吗?  swtcos.com

2019-07-18 22:42:16 区块链区块

从政府和中央银行角度,我们比较关心三个方面:第一是对金融服务的影响,第二是对货币政策的影响,第三是对金融稳定的影响。

首先,我们的数字金融一开始就聚焦实体经济,聚焦普惠金融

       第一方面,对金融服务的影响。不少研究认为,不论金融科技的发展还是数字金融的兴起,金融科技可以提升金融服务效率,推动服务创新,带来更高效率、更精准的服务。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可以大大优化金融机构的商业模式,对银行的行为也会发生重要影响。更多有创意的企业可以借助互联网和新的业态,更快地获得信贷,从而促进经济增长。对于科技巨头,现在大家的兴趣越来越浓厚。科技巨头能够提供高效率,更方便、更低成本的金融服务,这都源于金融创新本身,也源于科技巨头带来的竞争加剧。在产品领域,这些对客户、对金融机构和客户的黏性,还有对于竞争的影响,都带来了直接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显然,金融科技和金融科技巨头的发展会倒逼传统金融机构转型。大家知道,现在大银行都在进行大量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,他们在这些方面的进步也很快。同时,中、小银行对这块也非常重视,他们处在普惠金融和支持小、微企业的第一线,但现在又没有足够的实力进行金融科技方面的重大投入。后续我也会提到,怎样帮助中、小银行搭上金融科技发展的快车,改造他们的业务、技术等等,这些都是下一阶段的重要问题。

       金融大数据使量化投资、智能投顾,都出现了重要变化。科技金融的发展使金融机构不仅要坚持KYC,了解你的客户;同时因为数据重要,更要了解你的数据。这样才能更精准地对风险进行定价,实现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。

       在这些方面,推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应用领域。这方面,人民银行一直高度重视,而且在国际金融交流、国际合作方面也一直发挥主导带领作用。2016年杭州峰会,人民银行代表中国担任G20全球普惠金融合作伙伴主席,当时推动出台了G20普惠金融高级原则。之后,人民银行还作为联席GPFI(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)主席,也一直是数字普惠金融的倡导者。所以,人民银行一直都在联合相关国家,推动相关方面的工作。可以说,数字金融大有可为。因为普惠金融本身的特点,传统金融机构涉足普惠金融存在短板和劣势。借助于数字金融和金融科技,人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普惠金融风险偏大、成本较高、收益偏低的问题。当然随着大量数据低成本地收集,以及科技手段有效地应用,传统观念也可能会被打破,不见得一定是成本高、收益偏低。比如大家比较熟悉的蚂蚁金服的做法,也是借助科技的力量,实现低成本地提供普惠金融服务。

对货币政策的影响,我们现在也有一些讨论。这是中央银行最关注的领域,尤其是在数字货币方面。对货币政策的影响是现在讨论比较多的,有这几个角度:

       1. 加剧了金融业的竞争,大数据提升了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部门获取信息的能力。市场可能对利率的反应更加灵敏,从而使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更高。但也可能会导致过度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2. 金融科技发展推动了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扩张。传统上。货币政策基本通过商业银行进行传导。如果说,越来越多金融业务、金融服务通过非银行的金融机构来进行,那对货币政策的传导显然也会带来直接的重要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3. 对于资产价格的影响。大家知道,除了高度关注CPI物价指数外,中央银行对是不是要关注资产价格一直有争论。但无论如何,中央银行要关注资产价格和经济周期的变化,这是中央银行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 在金融科技发展的情况下,资产价格的变化也会带来直接影响。在电商平台上的一些交易(当然,其中很多是传统商品的交易价格)中,金融科技在资产市场上的一些运用,调整都会更加频繁和剧烈。

       虚拟货币。假如虚拟货币能越来越大程度上替代传统货币,而中央银行又主要针对传统货币,那它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肯定会降低。尤其是Libra,大家都非常关注。借助于它背后大平台所联合的参与机构,以及大量的使用场景,Libra有可能得到广泛使用。甚至有人认为在一定阶段,它要靠一揽子法币作为信用支撑。但是,如果它能依靠自身取得市场信任,从而会越来越多地被用作价值储藏,甚至用作信贷,那虚拟货币就可能具备货币创造的功能,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就会更大。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 现在到了央行数字货币。大家认为虚拟世界基于加密算法,所谓的虚拟货币、虚拟资产不太靠谱,我们就通过中央银行直接发行央行数字货币,正如现在中央银行试图在做的那样。事实上。像英格兰银行、加拿大央行、瑞典央行,也都在进行相关研究和尝试,但细节并不是很清楚。如果央行直接发行央行数字货币,它就是直接的法币,就是人民币。它也有助于央行支付功能的发展。这种情况下,央行是不是可以应对现在林林总总的虚拟货币的影响和冲击?在支付方面、在零售领域,会不会导致支付业态出现某种新的变化?也有可能会减少法定货币所受到的加密货币冲击。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会得到维持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央行数字货币是不是对它进行计息。如果计息的话,央行就可以通过利息率调整,从而更好、更容易地实现央行货币政策的意图。至少有一点,在现在很多欧美国家和地区都存在零利率下限的情况下,如果把利率弄得很低,甚至是负的,数字货币可能会向现金转移。在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的情况下,现金已经越来越少。这种转移很难成为现实。甚至如果对央行数字货币付息,对央行政策意图的实现显然大有好处。一些国际学者正在极力鼓吹,提出这方面的政策建议。

       对金融稳定的影响,中央银行比较集中的考虑在这几方面。金融脱媒的风险加大带来监管套利的风险,这个讨论比较多。很多从事数字金融的机构并没有完全地在当前金融监管下,不同监管部门,以及不同国家的相关监管也不同,这些都会造成监管套利,或者带来监管空白,可能都会导致风险产生和扩散。现在国际上也在讨论科技巨头的问题,事实上也成为一个不能倒的例子,所以对金融的管理、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,都会带来直接影响。

中国有自己的类Libra吗?

       答案是肯定的,由周沙先生创办的井通科技和墨客科技,其中井通科技在2014年10月SWTC公链正式上线,截至目前已成功并稳定运行多年,SWTC公链设计的目标和愿景是提供安全、真实、可信的商用区块链,同时也是一个容纳各种数字化资产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。客户可以通过SWTC互享网接入公链API, SDK接口以及银关服务。通过SWTC公链的银关功能,对汇兑有天然的优势,不仅能快捷运行,而且目前正在进行系统升级,待升级完成后能达到支持亿级用户的当量。而MOAC (墨客),是由井底望天、陈小虎领衔的硅谷专家开发的第三代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,其独创的分层架构和子链技术极大增加了平台的扩展能力,支持 10000+DAPP 商用落地,突破异步合约调用、合约分片处理和全领域跨链等当前业界难题,是兼具去中心化、安全性、可扩展性的底层网络。2018年 4月30日MOAC (墨客)主网上线至今稳定运行,现已推出IPFS 文件存储、链通模式(ATO+一键发链),是真正可部署商业应用的底层公链。 一句话说完,两个公链都极具前瞻性,SWTC服务实体,链接未来,专注应用落地赋能各行各业,相信通过国内政策的逐步开放,未来SWTC和MOAC将会越发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和使用!

金融科技更具有隐蔽性、破坏性、系统性,大家在看到它好处的同时,对它迅速发展的很多方面也要给予足够关注。包括数据风险和信息安全风险的相互强化。

       第二部分,简单提一下从政策的角度,我们近期需要深入地考虑的几方面问题。这些刚才都已经提到。为了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,我们专门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,在深圳和其他城市跟当地进行密切合作,进行系统开发等等。

       首先关于加密数字货币,尤其是Libra代表的稳定币。因为过去比特币价格波动过于巨大,现在大家关注焦点的首位就是稳定币,尤其是Libra。未来会不会形成法定数字货币和少数数字稳定币并存的格局?从货币的使用来讲,最终应该在比较快的时间,通过市场淘汰或者政府有意的影响,只有极少数支付工具或货币能够存在下来。这样市场交易成本才能减少。

       大家知道货币的背后是利益、权力、政治、国际政治、外交。所以,如果一种支付工具在相当程度上还发挥货币职能,那它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,从而对国际货币调控、金融调控,乃至各方面都会带来直接影响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过去疆域和行业的限制,在数字时代可能都不存在。从网络的外部性来看,支付的工具或货币也是越少越好,这样才方便,这是市场本身的内在需求。

       但我们现在还是处在一个主权国家的大格局下,而且现在到未来的一段时间,大家都会看到全球化出现某种停滞,甚至一些方面出现某种逆转,人们采取内部、封闭政策等等。是不是在货币这个涉及到权力、国家主权的最重要的金融领域,它就可以敞开胸怀迎接所谓的国际货币或超主权货币?这需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。可能技术、市场还有国家主权的某种冲突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   下一步,我们如何应对Libra相信大家都会有各种不同的想法。比如加快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,各国支持发行本国类Libra项目,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。甚至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也跳出来,发行一个超主权数字化货币。这些都值得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点,探索数字金融如何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这也是咱们平台重要的研究领域,会继续在普惠金融方面深化。在数字铺普惠金融方面,在拥有较好基础的情况下,怎样强化优势、应对外部各种挑战,这是我们正在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第三点,从监管部门来看,怎样完善金融科技监管制度框架,发展监管科技,里面也有大量现实问题需要研究。对于大的科技巨头,我们要求它“大而不能倒”,否则就会系统性的金融风险问题。比如说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Libra出现后,要不要允许Libra也在国内使用?现在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呼声。前些年我们对虚拟货币、虚拟资产采取非常严格的态度。Libra之后,应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和策略?当然我现在说的都是一种设想。因为哪怕是Libra,它本身也只是一项计划,但我们可以进行学术上的讨论和推演。假如说我们也支持自己的机构,有非常好的基础和条件,发行类似Libra的中国版数字货币,那它的应用范围应该是怎么样的?主要用于和Libra竞争、在国际领域使用?还是可以在境内得到广泛使用?对现行的人民币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?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传统的现金肯定越来越减少。我个人的精力也可能要从实物现金转向数字现金,这对我是个巨大挑战,对在座的各位也是个有意思、有挑战的课题。

       第四点、加强数字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。它涉及大量技术问题,比如隐私保护、金融基础设施安全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一点非常重要,很可能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,就是怎样加强数字金融领域的国际协调和合作。在这方面,我们的业界和学界已经发挥非常好的作用,比如说和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高层次的对话等等。事实上,现在在BIS(国际清算银行)、IMF等等国际金融政策平台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讨论。在这些平台上,我们特别需要尽快地发出中国的声音。中国的声音不一定完全代表政府的声音,也应该有很多重要的市场的声音、民间的声音。这样才能在国际相关政策讨论、规则标准制定,乃至真正的产品和服务的竞争方面,更好都维护中国利益,推动我们数字金融的发展。最终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,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。

阅读原文
标签:strong 金融 货币 数字 科技 银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