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块链众生相:一年光景后,工作没了,负债累累  m.toutiaocdn.com

2019-02-20 01:35:31 币圈Xiaobai

春节放假的前几天,郭海和我打了个电话,说他这两天准备回老家,年后可能不回来了,出来一起吃顿饭。

我们约在一家音乐餐厅,距离上一次见他还是两个多月前参加一场区块链活动。他的头发吹的很蓬松,胡子也是刚刚刮过,但仔细看他脸上有深深的黑眼圈,嘴唇很苍白,头发看起来很久没有修剪了,像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。

我问郭海最近过的怎么样,他说自从去年11月底公司解散后,他先后去面试了几个工作,不太顺利。

我很诧异,因为我知道以他的能力,找个工作并不是太难。他说这些公司愿意给他支付的薪水和期望的薪资相距甚远。

“你知道的,咱们这行业先前的薪资确实有点高了,换个工作降这么多,有点难以接受。但现在区块链公司裁员都来不及,更别说我这个花钱的岗位了”。

郭海的上一份工作在一家知名的区块链公司担任公关。仅一年时间,郭海所在的公司募到了价值数千万元的以太币,开始走上疯狂扩张的道路。从几个人的小公司,成为业内有小有名气的公司。

企业成功的方法各不相同,但失败的原因却很相似,钱是有了,但是管理却没跟上,招的人越来越贵,运营成本越来越高,公司最多的时候50多号人,一个月人员工资加房租水电就得七八十万。

这还不算市场经费,那时候公司的钱就好像是花不完的,几万的宣传费用都不用考虑直接就打出去。参加区块链活动十多万的赞助费眼睛都不眨,出差都要住五星级酒店,仿佛住快捷酒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区块链的。

阅读原文
标签:公司 区块链 工作 一年 郭海 没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