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块链寒冬大逃亡  baijiahao.baidu.com

2018-09-29 09:29:04 币圈Ting

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 ,九月在户,十月都在裁员。气温一点点降低,区块链行业也一步步临近冰点。

从业者难以幸免。项目方、交易所、服务该行业的周边公司都头顶着倒闭的风险;数以万计的从业者身处降薪或被裁的窘境;Token Fund近乎停滞,募资已不在乎是ETH还是法币;散户哀嚎,维权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

问世9年,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再一次经历经济周期的洗礼,只是这一次殃及的范围似乎更广一些。相同的故事在新的周期再一次上演,区块链Truth选择记录下他们的故事,寻找背后的原因,希望给后来者以警醒,给前行者以希望。

降薪,裁员

李鸿飞满心欢喜来办入职,却被给了当头一棒。

他准备加入的是一家钱包公司,在业内颇有名气。本来是一份相当靠谱的工作,但签约当天,谈好的年薪从25万骤降到15万,这样的待遇,比他上一份工作还降了40%。

李鸿飞心有不甘,这不是钱包公司第一次提出降薪的要求。起初,李鸿飞要价年薪30万,比上一份工资涨幅20%,这本是大多人离职跳槽时正常的薪资浮动水平,但钱包公司却不能接受。

“要得太高了,他们拒绝安排面试。”负责对接的猎头对区块链Truth表示。双方商议之后,年薪降了5万,面试才提上议程,在经历了长达两个月寻找“下家”的“闲暇”时光后,李鸿飞不得不接受这个offer。

但在入职那一刻,钱包公司提出的新要求还是让他有点惊讶。李鸿飞没有更好的选择。“现在的行情是,许多公司都在裁员或者倒闭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区块链创业者坦言。对比之下,能找到工作,李鸿飞已算幸运。想到自己肩上的经济压力,他硬着头皮接受了不合理的要求。

李鸿飞勉强度过了危险期,但更多的人仍在被裁的边缘徘徊,汤哲便是其中之一。一周前,汤哲所在的区块链公司刚刚裁掉了成都分部的5个员工。为弥补员工,公司给了每个人发放了半个月工资的补偿。

消息传到北京,汤哲有些担忧。“我们这边还没有动静。不过我猜裁员是肯定要走到的一步。”言语中,汤哲似乎已经预见了未来不可避免的结果。她得多为自己想想,“听到消息,我赶紧去查了劳动局章程,里面规定员工在工作半年不到一年的情况下如被裁员,公司需按照1个月的工资标准赔偿”。

汤哲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区块链媒体,成立半年有余。这是一条拥挤的赛道,据相关数据统计,今年年初仅仅3个月便有数百家区块链媒体冒出来。虽然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,但依托行业红利,一些媒体靠着软文在牛市赚了第一桶金。

行业鱼龙混杂,自然没什么规矩。汤哲所在的媒体也饱受诟病。有人说他们就是写黑稿的,想要撤稿就得收费,“名声出去了,到处都是项目找他们撤稿”。

谩骂声一片,这家区块链媒体却不断壮大,从年初的10余人扩张到80多人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如今,行业下行,本身缺乏过硬商业模式的媒体最先迎来倒闭潮。“你看很多知名的区块链自媒体,也都融资百万级甚至千万级,但上次更新文章已经是一个月以前了。”区块链行业从业者柯龙对区块链Truth表示。

某家流量还不错的媒体,其创始人公开表示:由于退掉了之前大批投资款,公司一下到了一个尴尬的处境,他们不得已开启了软文服务、全案服务,开源节流,让自己此前精心挑选、招募而来的同事离开。

突然之间,高歌逝去,行业骤冷。降薪和裁员成了应对寒冬最直接,也是看上去最立竿见影的方法。

大公司未曾幸免

即便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也难逃此劫。

8月28日,打着改革幌子的Fcoin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。网上流传的截图显示,Fcoin已解散了市场部、品牌部,连产品研发部门也在大幅度裁员,其原本的办公地址早已人去楼空。彼时,Fcoin声称消息是谣言,属于恶意中伤。

如今看来,当时的传言并非子虚乌有。“8月,Fcoin一大批人更新简历、投简历、找工作。”一位熟悉交易所的猎头对区块链Truth表示。这几乎证实了此前盛行的种种传闻,“这帮人一捡一大把”,猎头坦言。

Fcoin日渐式微,张健的老东家火币看上去风光无限。它从600人扩张到800人,又一度壮大到1300多人,更是一度传出要上市的喜讯。1300人的规模在三大交易所中算得上顶配,其人数是OK公司的近4倍。

阅读原文
标签:区块链 公司 rdquo ldquo 媒体 行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