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两周前,我们目睹了泡沫的急速膨胀:

1. 我妈问我,“XX 币能不能买,你郭阿姨说能涨十倍。”

2. 创业的朋友们,无论哪行哪业,都来咨询我,“要不要 ICO,如何 ICO?”

这个巨大的泡沫如果没有适当的疏导,破裂后将不堪设想。幸好昨天监管如约而至,不用担心亲妈被骗子骗钱,创业者也都重回老本行了。真正的区块链长期投资者,也有了一个低价补仓的机会。没有了短线投机的干扰后,我们理性地聊聊,如何进行区块链价值投资。

1. 区块链发展到了什么阶段。

我们先估算一下区块链的用户渗透率(近似等于数字货币的用户渗透率)。据剑桥的研究表明,目前世界上大约有 290 万 -580 万人在使用数字货币钱包 (Dr Garrick Hileman & Michel Rauchs,2017),世界互联网用户人数为 37 亿 (Internetlivestats,2017), 那么数字货币用户的渗透率大约为 0.12%。

如果参考互联网的用户渗透率,0.12% 大约对应互联网 1992 年的水平。

那么 1992 年的时候,互联网世界发展到什么水平了呢?

1992 年的互联网仍然处于基础设施的建设阶段,WWW 刚刚发布两年,它将超文本与 internet 结合,搭建起了一个全球性的信息库,后来成为了互联网上使用最广泛的服务。当时 NSFNET 主干网速率为 44.736M bps。

互联网从 1970 年开始,用了 20 多年发展到了 1992 年这个阶段,当时网站数量只有 10 个;从 1995 年开始,互联网泡沫逐渐升温,大批网站成立,直至 2000 年泡沫破裂,行业受挫回暖后继续稳步发展。

我们不能绝对地说,2017 年的区块链就是 1992 年的互联网。因为有了币值上涨带来的利益驱动(开发经费充足、优秀人才加入、社会认可度高),区块链比互联网发展要快得多。但就用户渗透率和基础设施完善程度来讲,当下的区块链与互联网 1995 年之前的情况比较相似,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。

2. 这个阶段,区块链发展的主要方向是什么?

过去的几个月,市场上很多 ICO 项目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忽略了时机对项目成功的影响。众所周知,区块链技术拥有去中心化、安全透明可追溯、自带经济激励模型等优势,有望为整个社会带来重大变革。但试想,如果有人在 1992 年跟我说,要立刻开始做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在线视频平台,让每个中国人都可以看到全世界用户上传的视频,我肯定不会把钱投给他。

区块链底层技术目前还面临着很严峻的技术瓶颈,处理速度、吞吐量仍在限制着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商用。举个例子,比特币支付速度快是相对而言的。目前通过银行跨国转账我们需要几天时间,而比特币跨国转账只需要几分钟,速度的提升是因为省去了中心化银行间清算结算的时间。但是如果与支付宝每秒处理近 10 万比交易相比,比特币每秒 7 笔的交易速度简直慢得离谱。搭载了智能合约的以太坊也面临同样问题,理论上以太坊处理能力超过每秒 1000 笔交易,但实际上比这个要慢得多,离中心化的处理速度还有很大差距。

所以在这个区块链历史上的早期阶段,当下发展仍以技术驱动为主,需要逐步完善并优化协议层。等到底层平台高效稳定、基础设施完善后,上层应用的机会才真正到来。

3. 区块链上最有价值的领域是什么?

我们一直拿区块链与互联网做类比,但实际上,他们有一点核心区别:区块链和互联网的底层协议和上层应用的价值完全颠倒。这源于区块链的两个核心特性。第一个特性,是零知识证明造成了数据所属权的改变。也就是说,区块链上用户的个人数据属于用户,无需提供给应用方、并存储到中央服务器上。那么互联网应用层的服务,例如 BAT,市值背后的核心支撑“数据”,在区块链领域便丧失了原来的价值。试想,如果百度没有这些海量的用户数据,市场还会给它那么高的估值吗?

另外一个特性,是代币 (token) 所带来的经济激励模型,为底层协议赋予了极高的价值。互联网时代没人为 http 协议付费,没有人为收发 Email 付费,也没有人为 Google 的搜索服务付费。互联网时代,信息和服务的主要基调是免费的。如果说互联网是打破了信息传递的障碍,那么区块链就是打破了价值传递的障碍,解决了服务变现的问题。通过代币,用户为他们使用的服务付费,服务费直接用于支付服务节点的维护费用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需要使用服务而购买代币,所有持币者(其中创始团队可能占据很大一部分)便可以享受代币价格的上涨所带来的买卖差价利润(大部分代币的总币量是有限的,供不应求,导致价格上涨)。拿以太坊举例,每个基于以太坊的 dApp 跑起来都需要支付服务费(gas fee),那么以太坊上面跑的应用更多,大家越需要购买更多的以太币,以太币的价格越高,以太坊的估值越高。

所以基于以上两点原因,在区块链世界,协议似乎比应用更值钱。

4. 这个阶段,区块链行业的格局是什么样的?

本图基于作者当下认知绘制,如有不同观点或疏漏欢迎讨论。Wechat:liuaqiu

区块链 1.0 时代主要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支付货币为主(右侧),区块链 2.0 时代由智能合约开启了序幕,逐渐衍生出了全面的生态(左侧)。

底层协议:目前底层公有链和私有链正在攻克性能和效率的问题,同时在进行生态布局。

中间层 & 协议层:正在积极建设各个领域的基础设施,为上层应用提供服务和接口,比如分布式计算、代币交易等。

上层应用:监管前,这个领域骗人的项目最多。只有那些去中心化能显著解决用户痛点的场景,才值得投资。

区块链是一个没有国界的行业,任何国家的创业者,都在面临着来自全世界的竞争。几年前,中国的区块链技术水平一直与世界有着一定差距,但随着资金的注入和人才的加入,这个差距正逐渐缩小。就在今年,中国的公有链 Neo 和 Qtum 已经打入了全世界代币市值 top15 的水平。但如果我们就此戛然而止,便可能将整个产业拱手让人。

5. 目前这个阶段的主要风险是什么?

在监管之前,ICO 带来的利益虽然加速了行业的发展,同时也加速了泡沫。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的报告显示,截止至 7.18 日国内已完成的 ICO 项目共计 65 个:

2017 年之前:5 个

2017 年 1-4 月:8 个

2017 年 5 月:9 个

2017 年 6 月:27 个

2017 年 7 月(截止至 18 日):16 个

这与二十年前的互联网泡沫非常相似。百度百科“互联网泡沫”词条是这样描述的:

互联网泡沫膨胀的七年(1994-2000),通过成立的网站数量可以感受到相似的疯狂。但是,也请大家关注一下最后一列,浮沫之下,我们也有一些收获:

Source: NetCraft and Internet Live Stats (elaboration of data by Matthew Gray of MIT and Hobbes’ Internet Timeline and Pingdom)

泡沫之下并不全是糟粕。在泡沫酝酿期,很多巨头诞生:Yahoo1994 年成立,亚马逊 1995 年成立,Yandex、网易 1997 年成立,Google 、腾讯、新浪、搜狐 1998 年成立,Paypal、阿里巴巴 1999 年成立,百度 2000 年成立。

这个时代的风险,既有泡沫所带来的社会动荡与资本损失;同时,也有把布局未来的机会拱手让人的机会成本。过度膨胀的泡沫和过度压抑的环境,都会对中国区块链行业带来惨痛的后果。

6. 结语

在这个区块链发展的早期阶段,投资者和创业者应更多关注协议和基础设施,用技术驱动行业的发展。同时关注技术成熟度和市场渗透率,在应用层拐点到来之际进行布局。

对于现阶段的资金空缺,笔者所在的机构作为合格机构投资人和区块链的坚定支持者,会尽可能地为区块链创业者提供支持。欢迎创业者前来交流。

我们要感谢 ICO 监管,它保护住了普通投资人的身家性命,按住了(现阶段)无关行业创业者浮躁的心,同时也给了真正的区块链创业者 / 投资者一个良性发展的机会。相信随着市场逐步回归理智,区块链行业的创业环境也会越来越开放的。让我们一起挺过这个时期。

常识普及:ICO、token、区块链的关系

ICO 不是一种普通的众筹融资方式,它是在区块链技术之上应运而生的。它的核心主体是 token(大家叫它代币,在交易市场上流通时又叫它数字货币)。Token 的价值是,它提供了一种经济激励模型,汇集了服务提供者(创始团队、节点维护者)、服务使用者(B/C 端用户、合作伙伴)、投资者三方的利益。Token 就像人体系统里面的血液一样,大部分 token 总量有限,拥有高流动性,越来越多的器官(上面提到的利益相关方)需要血液,血液也就越有价值。在 token 的诸多使用场景中,ICO 只是面向投资者的使用场景之一。

Q 币不算 token 吗?为什么 token 与区块链密不可分呢?

1. 区块链解决了交易过程中的信任问题。在过去,交易方无法完全信任对方,需要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做信用背书,比如腾讯。而区块链自带信任关系(信任根植于代码之中),任何参与方无需信任交易对手,便可以保证交易顺利完成。

2. 区块链释放了提供信任背书的中心化组织的部分利益,用于激励社区,总体上创造了更大的价值。

3. 社区总体价值提升,体现为 token 价格上涨,持币的整个社区共同繁荣。

版权所有: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原创,欢迎转载!请转载注明本文地址,谢谢!
本文地址:http://etc.so/blog/20/ico